快捷搜索:

盐田大梅沙村修筑改制及群众空间提拔

  

盐田大梅沙村修筑改制及群众空间提拔

  

盐田大梅沙村修筑改制及群众空间提拔

  有别于那些夹杂在深圳中心城区众声喧哗、鳞次栉比的城中村,盐田大梅沙村是一个不急不躁、慢条斯理的“非典型”城中村;它的北面是Steven Holl设计的深圳万科中心;南面是每个节假日就拥挤不堪的大梅沙海滨公园和度假酒店。始于经济和政治的地缘优势,大梅沙村同深圳的其他城中村一样,经历自上而下的城市化进程,周边新建的高端楼盘和旅游业的快速发展在给大梅沙村的原住居民带来了大量的直接经济收益的同时也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伴随而来的是不断涌入的外来人口对于廉价租赁空间的需求。而地处旅游区的大梅沙村由于规划管控,没有像其他城中村那样疯长出高密度的握手楼,这里依然是邻里街坊随遇而安、岁月静好的模样:多年来原有村落一直只是一二层楼高;虽是客家聚落,却没有传统客家民居的宗祠和祖屋,村里唯一一处与民俗信仰有关的场所是北入口进村的一个老榕树和榕树下放着的各种信仰的神龛;除此之外,村里的公共空间也只有南入口进村几十米处的一个市场集散地以及东入口附近的菜田地,这三个公共空间通过旧村落自然发展出来的基本街道串联起来,加上散落在街道之间各式各样民宅和小菜田,就构成了整个大梅沙村的日常生活场景。在高层林立和车来人往的现代环境里,这种半自给自足的村庄生活突显出它的另类和别样风味。当然,不无例外的,大梅沙旧村西侧还有依据10X10平方米标准宅基地规划出来的方格新村,但相比于自然生长的旧村,新村显然缺乏一种自下而上的亲和力。

  2017年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以“城市共生”作为展览主题,选取深圳南头古城的城中村作为展览的主展场,探讨当今世界和中国快速城市化的语境下,城市生活的另一种愿景和可能性。南沙原创主持建筑师刘珩受到盐田区政府的邀请,作为盐田分展场的建筑师和建筑策展人,她的出发点是希望延续在2015年深港双年展的策展中关于城市改造更新的实践方式:以大梅沙村为样本,用文献研究、田野观察、实践介入和跨界合策的一脉相承的方法论,给盐田区的社区改造和城村共生探出一条新的思路或可能性。

  改造遵循着因地制宜,顺势而为的原则,提出“通”、“融”、“透”的设计理念。 “通”——斜切的楼梯通道嵌入原建筑,打通了巷道与榕树头广场的路径,延续城中村巷道四通八达的特征;“融”——保留原建筑首层框架结构作为基本结构体,架起一个新二层,曲面屋顶的弧度及天窗与神龛处的大榕树遥相观景,并突出场所感;“透”——采用透明阳光板减轻建筑的体量感,建筑室内空间与室外空间相互渗透,新二层立面及屋面的轻和透,与原混凝土结构的重和沉,形成鲜明对比。虚与实、新与旧,独立与融合,改造后的建筑,一方面通过保留原有承重结构和回应榕树的空间关系,尊重了原有村落文化和空间记忆;另一方面,又通过拼贴式的城市设计手法, 打破围墙,将自身“强行”植入到原来街道肌理中,给居民带来了不同的空间体验和时尚感

  对于在北京生活的人而言,驱车北上,只需一个多小时,眼前的画面便能从林立的高楼一路“绿化”,山野的气息一路铺陈开来,远山愈来愈“近在眼前”。在燕山脚下,密云区的张家庄村,一座随着城市发展而日益“空心化”的村庄迎来了它的复兴。

  法国著名哲学家Henri Lefebvre 在他著作《城市革命》(The Urban Revolution)中对“城市”定义为“The Urban”, 而不是“The City”。他认为,“城市创作了什么?什么也没有。它只是把创造变成了它的核心动力,因而它又是所有。如果没有交换,没有联合,没有接近,即是说,没有相互作用和关系,城市就什么都不是;城市创造了一个场景,在这个场景里,不同的事件一件接一件地发生,所有这些差异,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因为差异而产生了相互作用和关系。”因此,城市(The Urban)是一个纯粹的空间:相遇、集结和同时性的场所。这空间里没有具体的内容,但却是活力和吸引力的核心。城市是魅力的场所,但它不是一个形而上的集合体,而是一个具体的、不断实践中的抽象性。有生命的生物,工业的产品,财富和科技,文化产物,生活方式、阳春白雪下里巴人的日常。城市积累了各色各样的内容,但又不同于也多于单纯的“积累”……总之, 城市, “既形式也容器,既空虚也丰富, 既超物体也无物体; 超越意识又是意识的集合体, 与形式和内容差异性和复杂性的辩证逻辑相关联。” 村是厨房,只是在快速城市化的过程中,城和村有可能共生共荣共享在建筑和艺术领域的实验和尝试。它不是一个乌托邦,是一场完全可以操作和实现的“软硬兼有”的空间再生产实践。

  500米的展览路径围绕大梅沙居民靠海生活的“水文化”展开,通过将场地现有零散空间进行梳理和整合,发展出A、B、C三条展览路径,以及神龛和街心公园两个重要空间节点。街道地面以灰色透水砖方式来修复和整合不同材质的原始地面,部分灰砖表面涂刷渐变蓝漆来延伸“水文化”意象。

  该项目为两栋尺寸为8.00 x 40.00米的仓储建筑改造,这两栋建筑位与当地最重要的音乐学校相隔两个街区。该建筑的前身是十六世纪修道院,也是受人尊崇获人喜爱的朝圣之地。设计师与业主在将酒厂改造成美食广场的想法上不谋而合。身处繁华的墨西哥中心地带,项目所在地内部却拥有难得的沉静氛围。设计师希望将这种静谧的氛围延续下去,用他们独特的设计语言,连接建筑的古往今来,诉说穿越时空的故事。

  久居纷繁的城市,也就渐渐疏远了自然。“咕—咕—”天籁之音唤醒沉睡的念想。回首过往,总有一些东西是无法被岁月抹去的……

  2017年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以“城市共生”作为展览主题,选取深圳南头古城的城中村作为展览的主展场,探讨当今世界和中国快速城市化的语境下,城市生活的另一种愿景和可能性。南沙原创主持建筑师刘珩受到盐田区政府的邀请,作为盐田分展场的建筑师和建筑策展人,她的出发点是希望延续在2015年深港双年展的策展中关于城市改造更新的实践方式:以大梅沙村为样本,用文献研究、田野观察、实践介入和跨界合策的一脉相承的方法论,给盐田区的社区改造和城村共生探出一条新的思路或可能性。

  猪名川墓园距离大阪北部约40公里,位于兵库县北摄山脉的一个地势陡峭的区域。墓园呈阶梯状分布,一座巨大的楼梯构成了整个场地的轴线,并一直延伸到墓园的最顶端。

  在建筑师改造之前,这是一个多年没有被使用过的谷仓。如今,建筑师将其改造成了一个住宅。附近的居民不希望出现一栋完全不同的建筑,因此建筑师最大限度的保留了原有建筑的立面。建筑师还通过在原有的空间中植入了新的体量,以满足新的使用功能,同时还保留了原有建筑错落有致的轮廓。

  村里东南角,在民宅之间保留有一处约800平方米的空地,那里曾经也是宅基地,但如今已然废弃,变成了几户居民家的菜田地。由于展览需要一个较大的空间去承载,这里是最佳的场所选择。我们注意到大梅沙的建筑基本上都是10x10m的宅基地尺寸,在场地中间现存有一栋约100平方米的L型住宅。设计构思源于对这栋需要保留住宅的尺寸的演绎以及由宅基地的面积所带来的村落肌理空间的思考。我们的设计首先将整个场地划分为若干100㎡的宅基地尺寸,并在此基础上将每一个宅基地尺寸二次分解为室内和室外,室内空间和室外庭院的排列组合形成6个相对独立又彼此串联的展览空间。多个室内与室外的交叉组合让“盐田盐•盐田田”的专题展览空间具有一条清晰的线形流线,也让游客在进入同一空间时拥有多种选择。

  如同典型的南方自然村落, 榕树是一个村的灵魂和生活中心. 由于没有一个固定的宗祠,以及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在这榕树下参拜各自信仰的神仙,榕树下就类似于一个百家神的聚集地。榕树旁有一个约100平方米的单层封闭建筑(现为10号楼), 是原来老村的粮仓,已经废弃多年。虽然只有一层,但封闭的混凝土墙体与旁边开放性的广场和街道肌理格格不入。当我们接手这个项目的时候,考虑到其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认为这栋建筑应该是一个开放的空间,与居民生活有互动,能成为一个公共场所,一个社区服务中心,例如书店或小的戏剧社,可以带动整个村落的活力。甚至能跟榕树和神龛产生一些跨越时空的对话。

  在柏林墙存在的年代里,韦丁(Wedding)的西南地区曾是西柏林地区的一个工人阶级聚集区,至今,作为原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一个组成部分,这里已经经历了一系列历史事件,如20世纪初的工业衰退和柏林被孤立后的经济危机等。在经历这么多之后,韦丁地区的本地人口数量大幅度下降,从而使得大量涌入的外地务工人员可以在此安居乐业。现如今,这种文化杂糅的现象仍然是该地区的一个主要特征。在柏林墙倒塌之后,城市化发展的浪潮逐渐席卷各大城市,然而一直到几年前,韦丁地区的发展都没有被这股城市化的热浪所带动,甚至,从2000年初以来,该地区还变得越来越封闭。

  Rotermann街区位于塔林老城区的重要位置,毗邻港口和Viru广场。自19世纪开始 ,Viru广场便已经成为通向Tartu、Narva 和 Pärnu 的路线交叉口,形成塔林的市中心交通要塞。Rotermann工厂于1829年创立,其创始人Christian Abraham Rotermann引领了该工业区的发展。几百年间,座立其中的工厂和贸易历经兴衰。这里的建筑在苏联时期层遭遇重创,又在其后的时间里逐渐衰败乃至荒废。1979年,着个破败的街区成为安德烈·塔尔科夫斯基的电影《追踪者》的取景地。2001年,国家遗产保护局将此地列为历史遗产保护地。至此,这些被废弃的工业建筑,在群楼环绕的当代城市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菜田地展览馆和9号楼之间的广场是我们最后的一个设计内容,一开始没有考虑到两者之间的关系,设计过程中发现在这两栋建筑是可以在空间上产生对话的,所以我们在广场上引入了楼梯,希望人们可以在这里逗留,逗留的时候既可以看到9号楼也可以看到新的展览馆。在9号楼的立面上做了银色的反光漆,反射对面新的建筑。在广场上,则尝试使用发光石,夜幕下的广场有着星星点点的浪漫,成为村里独一无二的邻里交往场所。

  经过数次场地踏勘和与当地村民沟通后,我们逐步梳理出一条清晰的空间再生产叙事策略:遴选出10栋点状分布的民宅进行建筑改造,村里现有500米长的街道串联起这些民宅,以及榕树广场、中心广场和菜田地,同时因为展览本身的诉求,我们选择在菜田地上建造1个临时展馆,作为供整个展览集中展示的大空间。以厨房为展览和改造的主题,将之嫁接于 “1+10+500”的空间上,——依循村里旧建筑的改造与村中的日常生活在同一时空并行,相比空间改造而言,我们更注重大梅沙村居民生活品质的提升,希望以此能撞出不一样的实践。邀请有相似经验、不同角度的建筑师参与改造,是创作出多元差异性空间的前提和基础。这次实践展邀请了来自北京、上海、深圳的不同设计风格的五家建筑师事务所(刘珩 + 南沙原创;俞挺 + Wutopia Lab;杨小荻 + 普集建筑;张斌 + 致正建筑;臧峰&James SHEN&何哲 + 众建筑),以半命题作文的方式参与建筑的微改造。建筑师根据现状建筑的空间形式因地制宜地进行改造,发挥各自独有的创作风格。其中,榕树边的十号楼、菜田地展览馆和九号楼,五百米公共街道由南沙原创建筑设计工作室设计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10号楼这次的“艺术介入”。 艺术家宋冬一开始就对老村的这个榕树下的神性空间特别关注,因而希望借此旧粮仓进行创作。这是刘珩和宋冬的第二次合作,但这次合作双方没有碰过面,最后发现宋冬的作品《城中村中城》跟10号楼的空间策略竟然不谋而合。也许是共同的出发点和榕树所具有的精神性的作用,让建筑师和艺术家在这里做出各自的想象, 彼此共生共享,共同激发出城中村的活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快乐8网址登录 快乐飞艇平台 999彩票平台 彩票大师平台 抢庄牛牛 米兜彩票平台 银河彩票平台 博乐彩票 优彩彩票 彩世界平台